寫在前面
  廣州的藝術節以北方京劇作為開幕首演時,廣東粵劇也在澳門雅集。雖然紅遍港澳甚至美加,但本土戲曲為何未能為本地藝術盛宴剪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傳統戲劇的現代之路事關戲曲的存亡,怎麼走下去,新編歷史京劇《慈禧與德齡》的成功,也許可以為編劇人才匱乏、新劇賣座艱難的粵劇,提供有益的借鑒。
  說粵劇
  近日,隨著紅線女舊居物資清點工作完成,其位於廣州華僑新村友愛路20號的舊居是否將成為紅線女紀念館又成為城中文化熱點話題。前天,紅線女藝術中心副書記兼副主任蒙菁向羊城晚報記者表示,清點出來的物資已經交到紅線女家屬手中,廣州市文廣新局與紅線女家屬也在積極磋商把紅線女舊居建成紀念館等事宜,“家屬是希望(舊居)成為廣州的文化設施的,這也是紅老師的生前願望”。
  文/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有望在華僑新村落成
  廣州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近日發佈消息稱,歷時三個多月後,紅線女藝術中心於8月底已完成了第一階段的物資清點工作,並將物資清單提交紅線女家屬,為下一步籌建紅線女紀念館做好準備工作。
  蒙菁表示,因紅老師的三個兒女都不在中國大陸,所以受紅線女家屬委托,在市文廣新局積極支持下,今年5月紅線女藝術中心成立了以中心負責人為組長、紅線女家屬代表和中心業務骨幹為組員的舊居物資清點工作小組,並聘請了兩位文博專家指導、協助清點工作。但由於物資清單屬於私人物品,目前不便向社會公眾透露具體內容。
  就紅線女位於華僑新村的舊居是否建成紀念館的問題,目前市文廣新局正和紅線女家屬進行磋商,“家屬也希望能成為文化設施,但至於怎麼建,會否把清點出來的物資都放在紀念館里則還沒有定論。”蒙菁說,“如果舊居不建成紀念館,紅線女紀念館的牌子也有可能掛在紅線女藝術中心那邊。”
  與此同時,記者還瞭解到,紅線女藝術中心相關工作人員和紅線女家屬代表在9月12日到辛亥革命紀念館參觀,瞭解了辛亥革命紀念館的安保措施,並對主樓外圍、文物庫房、消防監控控制室等進行重點考察,目的是為借鑒學習辛亥館在對外開放和安保方面的成功經驗。“雖然紀念館建設具體細則還沒確定,但我們都在積極為紅線女舊居變成文化設施做前期準備,一旦確定下來,各方面工作也能更好銜接起來。”相關負責人說。
  民間支招紀念館建設
  雖然,紅線女紀念館選址仍在商榷中,但民間熱心人士對此已紛紛表達出自己的意見。長期從事粵劇相關工作的廣州市民梁先生認為,建紀念館是好事,讓後輩緬懷前輩的藝術藝德,通過紀念館里的陳列品更能讓參觀者直觀地感受到藝術家生前的點滴;如果要建,一定要尊重歷史,對建築物主體內外儘量不作大改動,“在原貌的基礎上可擴建外圍,但千萬不要改變建築主體的原貌,畢竟這是歷史”。
  廣州粵劇戲迷羅先生也同意“保持舊居原建築原汁原味”的說法,同時,他更表示,除了展示紅線女原生活狀態外,紀念館內還應該增加相關的粵劇歷史資料,對生活場景進行有益補充。此外,有關部門還應該考慮紀念館的後續運營方式。“在北京,舊居開放有幾種方式的,例如梅蘭芳的舊居就建為紀念館,而且其旁邊還開設有梅派菜館;程硯秋的舊居開放又是另一種模式,所以,紅線女紀念館要定位好是什麼模式。”
  中大粵劇粵曲文化工作室負責人謝少聰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則表示,紅線女紀念館建在藝博院、紅線女藝術中心等內比在華僑新村裡更好。“紅線女到底是一個聲音藝術家,其紀念館里自然少不了展出其聲畫資料,但華僑新村畢竟是一個住宅區,自家旁每天循環播放粵曲、看著一撥撥陌生人在自家門口來來往往,是不是每個市民都可以接受?這些因素是需要考慮的。另外,藝博院和紅線女藝術中心本身就是一個公眾開放藝術場所,而且,藝博院目前仍以書畫為主,引入紅線女紀念館或能更豐富其內涵。總之,我認為,紅線女紀念館或者紅線女藝術博物館應該建在公眾參與度更高、更便民的地方。”
  新聞鏈接
  待選館址經過對比
  ●2013年年底,一代粵劇藝術大師紅線女逝世,其後,粵劇界和文化界一直有聲音呼籲將紅線女舊居設為紀念館,向公眾開放。
  ●2014年4月,廣州市文廣新局考慮建立紅線女故居紀念館,紅線女生前在廣州兩處住所——華僑新村友愛路和荔灣區十二甫西街成為待選館址。然而,十二甫西街舊居終因產權不明、變動較大而成為次選。
  ●2014年5月,紅線女華僑新村舊居物資清點工作啟動。
  ●2014年8月底,紅線女華僑新村舊居第一階段物資清點工作完成。
  鄭迅  (原標題:紅線女)
創作者介紹

cancer

vm84vmft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